logo

杠精VS戏精

作者:RDI个案家长 北青妈妈


三年前,乐观如我大射手座,也会惶恐不安,时不时如坠入黑暗,不知将来在何处;
一年前,没有晚读抱着试试,送娃上一年级,没有隐瞒如实相告,静观其变等花开。
我只想说,未来不迎、当下不杂。
每天修行,努力做一个心平气和的“戏精”父母,好运自然来。



重负前行,武装自己

可能,和很多家庭不一样。最初确诊为自闭症的时候,我没有如临大敌,而是松了一口气。潜意识里觉得找到原因了,可以针对性去解决了。有这样的反应,也是因为我们已经和儿子“斗争”了大半年,穷极我所有智商也没能搞懂,为啥他老是“杠精上身”,一发脾气就惊天地泣鬼神。我翻阅了十几本育儿书,不断的、神经质地拉着一家人实践、总结,最终都是在相互猜疑、质问、指责中结束。饱经挫折时,我就想,这娃绝对是我人生的爆破筒,一点就燃。

但这大半年,也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在幼儿园小班并未察觉太异常,虽然他有些“怪异”,不喜欢和小朋友玩,但和老师亲近;对人视而不见,但对感兴趣的事情能目不转睛;上课走动不听指令,但有时也能安坐跟随。直到小班暑假去上培训课,遇到两位从业十几年的老教师,直言相劝去做个检查,才有了“如负释重”。之后我们也没走弯路,经朋友介绍直奔肯圃格,当时还挂了另外一个机构但要等一年。确定肯圃格后也没多考虑,直接RDI个案+小组课双管齐下,因为我一直相信必须父母武装起来,才能真正帮助孩子。


道理都相通,第一步要找准

其实刚开始上个案课,还是有点云里雾里,感觉都懂,似曾相识,但是总有些不顺手。而且同期我也关注了另外几个该领域的科普公号,自学各种干预方式。各种专业的、非专业的干预信息,扑面而来,我当时就处于一个“争分夺秒”的状态,生怕耽误了时间错过了时机,神经极度紧绷。

后来那个要等一年的机构,有一个家长暑假班,系统的讲解了ABA行为管理,因为两个老师是美籍华裔,深受老美文化影响,加上中文表达欠佳,上课就像“戏精上身”灵活演绎自闭孩子各种问题,以及怎么去干预。我突然像被打通了任督二脉,回顾RDI的个案课,我发现不管是针对自闭儿童的ABA、RDI等理论,还是针对普通孩子的“正面管教”“PET父母效能训练”等观点,在基本原则上都是一样的。孩子身上出现的问题,最终都能归纳为几点,只是自闭孩子程度更深,调教时间更久更要方法。而这些方法,大原则都是相通的。

但为什么,之前看了那么多书,“道理都懂,可还是过不好”?我是觉得第一步,没找准!——师徒关系的重建。这个也是RDI个案课中第一课,我和爸爸反复上了好几次的课程。我们和孩子的关系没梳理正确,谈何后面的引导?娃都不听你的,你一直被娃的情绪牵着鼻子走,或者不知觉的在“过度补偿”中妥协。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和儿子“斗争”大半年,差点“气绝身亡”的原因。师徒关系没建立好,什么“榜样参考、对比强化、引导参与”都是空气、空气、空气……


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家有自闭娃,是一件相当考验父母智慧和耐心的事情。我记得个案中有一课是“多管道沟通”,就是要通过角色扮演,运用声音、表情、手势或动作和孩子沟通,让孩子明白你的真实意图。说白了,要“演”。

难,让我这么“一本正经”的人,去“一本正经”的演戏,太难了。但我发现,我如“疯婆子”一样,用夸张的肢体和表情,演绎《开天辟地》这个故事的时候,儿子两眼发光的盯着我看,咯咯咯的大笑,而且很快就能记住内容并复述。找到门道了!

也是,我不正是从“戏精上身”的两个美籍华裔老师身上,参禅悟道般理解了RDI干预的核心,越学越顺手?

现在,“我是演员”已经生髓我筋骨,收放自如。我可以瞄准儿子要开始抬杠发脾气前一秒,自己先行“发疯”。灵活灵现表演儿子以前发脾气的样子,“尖叫、拍桌子、摇头晃脑抖全身”,成功吸引儿子注意力,让他觉得搞笑。下一秒,我又立刻一本正经问他:“这样发脾气搞笑不?!那应该怎样好好说?”十之八九,“杠精”都敌不过我这个“戏精”, 慢慢的发脾气的次数越来越少了。


敞开大门,有朋自远方来好喘口气

不得不佩服,有些人天生就自带育儿正道,三观极正,手段极灵活。我身边就有一个双胞胎妈妈挚友,我儿子被她搞得服服帖帖。爬山我累成狗,儿子和两个双胞胎一起,被朋友的“加油抱抱”、手指画的“隐形飞机”、你追我赶等“小伎俩”,“逼”着全程开开心心爬到山顶不喊累。儿子不听指令被朋友“惩罚”,也乖乖从命,因为他看到两个哥哥也被一起罚。

而且,朋友的“演技”实力超强,我佩服的五体投地!就如这次旅行中,她竟然能演一个多小时的戏,拉上自己家双胞胎和老公,一计不成再生一计,终于搞定我儿子对“无比滴止痒”的恐惧。说实话,之前只要儿子被蚊子咬,身上一定会被挠出各种疤,任你怎么劝说都不肯涂止痒液。这次的经验,让我意识到,只要“演技”深,铁杵磨成针哈。

遇到这样的朋友,如获至宝。但第一步,你要先打开心扉。自知道儿子情况,我就有意识的想让他多接触其他同龄的孩子,在这个过程中我也有幸遇到了几个一直“包容但不纵容”儿子情绪、“扶助但不包揽”儿子自理的家庭。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虽看缘分,但也是各种观念共振的结果。多一些帮助,自己也能喘口气,而且也能让孩子知道,有些要求不只是爸爸妈妈的要求,别的叔叔阿姨也一样。


“猪队友”也是队友,可镇宅

宽容是一种能力,但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没法对这个世界宽容,也没法对另一半宽容。但最终我还是意识到,我和“猪队友”之间的感情除了爱,还有肝胆相照的义气,和不离不弃的默契。

儿子大班那年,我放弃不错的工作在家专攻幼升小,一方面要训练行规、情绪、专注力等基本入学技能,另一方面要培养幼升小各类知识。经过2年RDI的干预,儿子的进步还是很明显。但我也清晰的意识到自己容易焦虑,都说妈妈的情绪会影响一个家庭的幸福,再加上儿子大了更需要爸爸这个角色的引导。所以在确定不晚读直接上一年级后,我恢复了工作,干预和学习的重心就“托付”给了爸爸。说实话,起先我是各种嫌弃“猪队友”的执行,争吵也是三天两头的事。知不足而多虑,但即使槽糕的执行也是经验,总有个过程,想明白这点,我就开始默念“他是亲爹他是亲爹,会对娃好会对娃好”,开始当“甩手掌柜”静观父子俩“斗戏”,心态也好了很多。

我以老干部自居,在大原则上和队友商量达成共识,执行上由他考虑,方向上有偏离或者苗头不对,再友情提醒。互相分工,但更多以爸爸的节奏为主。每个阶段再以KPI评估爸爸执行的效果,给予奖励,请父子俩出去搓一顿玩一圈哈。


狗尾巴草也是一味草药

如果把小孩当植物养,我们这种娃就像狗尾巴草吧,能力不强情绪不佳,看看没啥用,不过据说《本草纲目》记载,也可以用来做药草哈。最起码让我不断“修仙”锤炼了自己。

三年前,儿子从对人视而不见,到能看着人目不转睛提问回答;从上课频繁走动,到能越来越长时间坚持在座位上;从不听指令,到能跟着老师的节奏跟随集体活动;从经常自己一个人玩,到能和小朋友一起玩,还有了自己的好朋友;大班的时候,还经常被选为礼仪宝宝;一年级能自己上学整理书包交作业,独自完成各科考试……

简而言之,信任、支持和陪伴,对每一个孩子都很重要,对自闭的孩子一样。当然,过程是艰辛的,又岂是几张薄纸就能书尽其间艰辛。前途茫然,就不要去想未来,努力过好现在的每一天。也许你会发现,当时百般艰难,一天蓦然回首,原来已经飞渡了千山。


说几点正经的建议

1、毕竟还是孩子,要考虑玩的天性。有机会多走出去,在玩(旅行、逛超市、去饭店、兴趣班等)的过程中动态搭建社交规则。的确孩子突然的情绪和不好的行为,会带来周边异样的眼神,给家长带来压力。但孩子越小,社会包容也大,毕竟普通孩子也会上房揭瓦。

2、和老师坦诚相告,争取更多的帮助。人心肉长,而且又能瞒得住多久?在幼儿园和上小学前,我都主动和老师说明情况,客观说,更能得到老师的支持。小学前家访,我手写了一封信,介绍了儿子的情况,老师很年轻从没接触过类似的孩子。入学后一周,从校长、教导主任、校心理老师到各主课老师,一起约见我们开会。校长当面要求班主任积极和我们沟通,把家里有效的干预手段在全科老师中落实。这一刻我觉得学校是真正的接纳了孩子,我们有希望成功融合。

3、必要时候陪读,能更清楚孩子在校需要掌握的技能。为了减少儿子的压力,给老师信心,爸爸在开学三周后离职入校陪读,也成功进入了家委会。第一个月是全天入校,第二个月开始去半天,三个月不到就可以撤出来了。不进学校还真不知道现在孩子上学的流程。期间我们也和个案老师积极沟通,抓重点去训练。利用陪读的机会也观察到几个适合帮助儿子的同学,利用一些机会和同学家长认识,很快也结交了几个谈得来的家长。慢慢的儿子算是在学校站住了脚。


一晃三年,回顾曾经,往事历历在目。当年那个急脾气的我还是有点性急,到是懵懂的孩子,慢慢在长大。我努力放慢脚步,护你周全,只想说:今生今世,只愿你平安到老。

喜报:14名孩子“顺利”上学咯

又是一年一度的幼升小的季节,大的孩子们明年就该小升初了!去年肯圃格的入学的11个孩子们已是二年级的小学生了,今年又有14个孩子“顺利”进入小学。那么多的过往想想就热泪盈眶,一起跋涉和坚持的同路人,都深知“顺利”过程的背后是什么。

一天、一周、一个月、一年、十载,春华秋实,初心不改的坚持,目睹着孩子们的改变,欣喜彼此家庭生活质量的改善,这种成就感真的是无可取代!

感恩华人第一位RDI顾问钟慕兰老师,为我们ASD家庭竭力地高擎着指引方向的火炬,十多载的酷暑寒冬!

感恩肯圃格的团队,携手同心!如同对待自己孩子一样,对待所有来肯圃格的孩子们。殚精竭虑地搭建、聚焦引导孩子们不断克服自身障碍。毫无保留地帮助RDI家长学习干预孩子的方法。

感恩肯圃格积极努力的ASD家长们,你们的信任和坚持是孩子们进步的决定力量。

“融入主流”对我们的孩子来说,今天只是漫漫长路的第一步,未来的路一定是艰难的,但也是充满希望的。肯圃格将坚定地陪伴大家一路披荆斩棘!

活动剪影

升旗仪式


烘焙课                                                                                                              绘画课



体育课                                                                                                           打篮球



课间游戏                                                                                      空手道升级绶带



暑假班结束啦

父亲节的蛋糕

1966日下午16:30,蔡嘉,抹茶奶油------这些是一个通过某外卖平台购买的蛋糕的相关信息,蛋糕早已吃完,但是这份香甜可以在我和先生的心中永久留存。


那是一个周日的下午,因为加班十分疲惫的我在午睡,儿子两次打扰我,他拿着手机来给我看已加购的蛋糕,希望我同意购买。“这个蛋糕太贵了”我瞄了一眼两次都拒绝了。可我起床走到客厅时,一眼看见这个蛋糕已经送到家里。“啊!这个蛋糕------”然后看到儿子坏笑的脸。

那一刻我的心里五味杂陈,不知该责备他,还是赞扬他。一个想法忽然冒了出来:如果我走后给他留了足够的钱,应该不会饿死了。


惊喜还在继续。

过了一会儿,我还是担心儿子这种有点“奢侈”的购买行为,准备跟他聊一聊。“这个蛋糕挺贵的,妈妈没有同意你买,你还是买了。”我直奔主题,准备教育一番。儿子也毫不犹豫地回答:“妈妈,今天是父亲节,我想给爸爸买个蛋糕。”这下先生激动了,教育活动就此中断。


距离儿子被确诊为ASD已经十一年了,一路艰辛,一路坚持,今日是否可算是一个阶段的成功。谢谢你,儿子,不仅提高能力,而且眼中有光,心中有爱。谢谢你,儿子,因为有你,妈妈对人生才有了不同的认识。


蛋糕的感悟

作者:方佳骏

《父亲节的蛋糕》记叙了作为ASD家长的我初尝到的一点辛苦的甜蜜,但是作为注册RDI顾问的我不仅想分享这种感受,更想向家长分享:如果这算是一个阶段的成功,它如何而来?若要细数诸如思维预演、自我管理、自我提升、经验分享等等的目标的话,可能几篇文章都记录不了这一路跨过的目标。还是想在此记录一下十多年干预路上的一些感悟指引我自己今后的方向。如果能对其他家长有所启示,那就更好。



一、去,站到孩子的身边

记不清有多少次,当我检视个案功课视频时会不由自主地湿了眼眶,我忍不住会想:这个孩子太“可怜”了!我们的孩子不是天生想脱离父母、控制父母、盯着旋转的车轮或是不厌其烦地说他喜爱的交通线路。出于他的天性所限,孩子对这个变化的世界认识是有限的,他的行为是根据以往经验做出的反应,这已经是尽力做到最好。如果父母只关注他没有说出那句话、没有做出那个动作,即你只在意自己预期的那个结果,那一刻的孩子很无助。但这也绝不是父母的错,只是原本为人父母的本能受挫,那一刻的家长也很无奈。试着站到孩子的身边,去理解他的那个反应的原因。

二、停,回过头看看自己

有时我们迷失在“父亲”或“母亲”角色里太久太久,久到忘了自己当初的梦想,久到忘了生活原本的样子。停下来,看看自己。我们孩子缺失的是我们天生具备的能力,一不小心你就已经用你的本能帮他看了、听了、感受了、思考了、反应了、反思了------ 可是这些才是孩子最该学习的部分。

三、来,修复你们的成长道路

每一个正常发展的儿童,包括我们自己,在生命的头两年,和自己的照料者

花费了数千小时为神经系统的整合打下基础。这个过程没有人可以跨越,必须一步一步的积累,没有捷径。如果给ASD孩子第二次发展的机会,我们必须利用每一天的生活来创设动态发展的情境。这并不是简单的所谓RDI时间的增加,也没有什么特别的RDI活动。重新思考日常的生活方式,才能为孩子提供安全但具挑战的促进心理成长的道路。


当初看山就是山,后来看山不是山,如今看山还是山又不是当初的那座山。呵呵,如果你懂,那么你一定和我一样走在学习的路上,以你的成长引导孩子的成长。




做一个负责的家长

一2班 小翔妈妈

我有一个宝贝儿子,他叫小翔。2011年他来到了我的生命中,我爱他,很爱很爱。我看着他笑,看着他闹,看着他长大,多么有意思的孩子啊,多么神奇的生命啊,像我又像爸爸!

我憧憬着他的未来,策划着他的日常。我想把最好的给他,让他成为最好的最有用的那个人!

慢慢地,孩子长大了,可是孩子变得不一样了。他不爱说话,不爱与人交往,指令性差。我觉得不对劲,我到处带他去看,得到过许多不同的诊断。

我消极了,我觉得老天不公平。这么可爱帅气的孩子怎么会与别人不一样,怎么会发育迟缓?

我一天天的抱怨,一天天的消极,可是孩子的笑脸也一天天的少了。

我突然觉醒了,我得担起做母亲的责任!

他还是孩子,可塑性非常强。他可以变得更好,他可以追上别人,只是过程慢点。他是一朵花期漫长的心花,在漫长的人生中,慢慢地成长。

此后,我开始漫长的干预生活。我得担起我的责任,我得让他的未来不那么困惑。

我带他去杭州,我带他去松江,我带他去宝山……只要听到哪里的训练机构好,哪里老师好,我就带他跑过去。幸好我生活在资源丰富的上海,不用让我全国各地的跑。那时候每天乘车要四个小时。很累,但是我得担起我的责任。

每到星期六、星期天,我还得带他出去社交,游玩。可喜的是孩子一直在进步,慢慢地进步。

我也一直告诉孩子,要做一个懂礼貌不让人讨厌的人。要温顺有礼,要干干净净,要阳光向上。虽然孩子现在做的还是差强人意,但是我知道他在听,他在做。

孩子,我知道你也在努力,我会一直陪着你,陪着你慢慢成长。静等你心花开!



            作者:小翔


慢慢到来的“好呀好呀”

任老师     

  写于2018年9月底  


回想这一个月,变化最大的应该是小翔同学吧。不跟我说话,不听从指令,有一次挨了批评甚至怒目圆睁盯着我。刚开学这些天,每每听到小翔不管什么事都说“不好”的时候,我还真有些挫败。

然而,时间是神奇的,在时间的流里,真的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改变。

课上,教孩子们玩“网小鱼”游戏的时候,我请小翔也排在队伍里,虽然他几乎从不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但当我故意放慢节奏,喊着“网住一条小绿鱼”把他网在小朋友的怀抱里的时候,我看到了多么灿烂的发自内心的笑容。更让人动容的情景发生在第二天的课间,我收拾完东西一抬头望向窗外,走廊里又有孩子玩起了“网小鱼”,孩子们手牵着手,大声地唱着儿歌钻过“渔网”,小翔也在他们中间呢!

这是个多么快乐的孩子。早晨,他会背着书包奔向我:“老师早呀!”午餐的时候,他经过我身边:“老师中午好呀!”

当然也还是有让人生气的时候,有一天放学以后,我发现小翔的座位底下全是剪碎的纸。孩子的妈妈是有心的,当我打电话告知的时候,她带着孩子从家里返回学校把地面清理干净,还拍了照片给我看。第二天,我走到小翔身边:“昨天你把地面清理得真干净呀!”他仰起头看我:“老师,没有纸了!”“嗯,下次也不能把纸扔在地上哦!”“好呀!”

我好喜欢小翔说“好呀”时的语气。过道里有一张纸片,“小翔,我们把纸片捡起来好吗?”“好呀!”上课铃响了,“小翔,我们把帽子塞到书包里好吗?”“好呀!”写字课上,“小翔,这些‘八’都没有捺脚,老师擦了你重新写好吗?”“好呀!”……

多么神奇!正是这些慢慢到来的“好呀好呀”让日子有了奇异的光呀……

 

任老师的话:

在我眼里,每个孩子都是特别的,只是有些孩子更加特别一些而已。对孩子们的日常评价,我会更多地关注每个人身上具体的特质和变化:小彭,你很会做事,是个能干的孩子;阳阳,你很有好奇心,很会思考;家蓓,你的运动能力真强啊;小怡,你回答问题时的声音越来越洪亮,老师喜欢这个自信的你;语辰,你写字的时候越来越专心,速度也变快了,真是不小的进步;子安,你朗读时口齿比上学期清楚了许多,看来平时多读多练有效果了……这样的评价是想引导孩子们去发现自己和同伴身上的特点。每个人都有优点,不断地去提升,或许就会变成一种天赋;每个人也都有不足,努力地克服这些不足也是对自我的挑战。而成长就悄悄地发生在这一次次提升与克服之中。

写下上面这篇随笔的时候是去年九月底,如今,大半年过去了,小翔的进步多么令人惊喜啊!

课堂上,他能够主动发言了,口齿也越来越清楚;书写的能力也在提升,刚开始会有很多错字,但现在独立观察字形的能力也在增强;课后能跟小伙伴们一起玩耍了,还愉快地向妈妈介绍他交到了哪些好朋友。

正像妈妈在文章中写的那样,小翔是一个温和有礼的孩子,每天穿得干干净净,自己的东西也整理得整整齐齐,这就是家庭带给他的教养。教育要看向孩子的未来,有礼貌、会自理、爱学习,小翔的爸爸妈妈一直在努力。

小翔是同龄人中间那个赤子之心保留得最多的孩子。我手指受伤,他会来摸摸手指说:“老师受伤了,疼不疼?”小朋友写字得了五星,他会在一旁真诚地鼓掌:“他真棒!”我大声批评小朋友的时候,他会冲过来说:“老师,你太大声了,太凶了!”……他对我来说是一个多么珍贵的存在,提醒我经常去思考,应该怎样面对孩子,应该怎样去守护童心。